免费咨询热线:40067-92580     登陆 / 注册 | 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 | 联系我们 | 法务通商城
首页 » 准确快速代理商标申请 » 苹果唯冠商标之争 也是商标法的全民普及课

苹果唯冠商标之争 也是商标法的全民普及课

编辑:法务通 时间:2013-11-17 浏览次数:1093

四年轮一回的闰日,在2012年,成为了中国社会全民普及商标法的里程碑。

  唯冠和苹果的商标之争里,命悬一线的破产企业,正在与全球最大的IT公司抗衡。在输了深圳中院的第一回合较量后,二审是苹果要翻案的最后机会。这是蚂蚁和大象的战场,弱者手中的利器仅有一个,虽无形,却是足以撬动全局变数的杠杆———那就是商标。

  合同纠纷苹果难赢

  2月29日上午9时,苹果诉唯冠商标纠纷案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二审。请求旁听的群众从各地赶来,人们自觉地排起百米长龙,有序地等待门卫放人进入。铁门外架起黑压压的摄像机,电视台希望在庭审结束后,能第一时间从双方代理人的表情中捕捉出可能的结果。

  回顾这场商标权之争,可以简单概括为:苹果想从唯冠集团手中买下全球10个IP A D商标,没想到签订合同、付款之后,深圳唯冠(微博)却跳出说自己并未“被代表”、国内两个IP A D商标无法随合同转让。由于之前出面沟通的均是深圳唯冠的人马,苹果无法接受这个同一副脸孔的“另一套班子”撒泼耍赖,让自己要再一次埋单。

  由于商标权转让合同上确实没有“深圳唯冠”的盖章、也没有“深圳唯冠”的签名授权,苹果律师只能费力证明“深圳唯冠”虽未出现名字,却实际参与到交易中。由于第二审程序是以一审裁判为基础,苹果作为上诉人举证十分艰苦。苹果首先需要证明一审中未被采纳认定的邮件是有效证据,同时对于自己新提出的证据要经得起对方再一次质证。

  庭审上,苹果展示了近80封双方往来的邮件,并请来参与其中的外籍调查员作证。苹果方的律师欲通过对唯冠签约人员多重身份的分析,表示这份合同足以代表深圳唯冠转让两个IPA D商标的意愿。而唯冠的辩驳则轻松得多,他们只需强调合同约束的只有签约方:深圳唯冠和苹果不存在任何的合同联系,也谈不上合同的成立,更谈不上合同生效。这是合同法的基本原理。

  另一方面,唯冠也提出交易之所以会发生纠纷,缘于苹果公司在商标归属权审查时“犯了低级错误”,想当然以为这两个商标可以一同转让。这一“低级错误说”不仅不无道理,而且可谓一针见血。任何一家大公司在进行商标买卖前,都会派知识产权专员进行调查,苹果在收购商标前不仅聘用了职业调查人,签署合同的过程也均有律师和公证人员。

  若是将这场略显高端的知识产权纠纷,比作普通人更常接触到的房屋买卖,苹果就好比一个房产大亨,想通过中介从屋主唯冠手里买两套房。在买房者谈判完、交完钱后,屋主突然跳出一个“双胞胎兄弟”,说其中一套房子产权属于自己。纵然这个“双胞胎”的司马昭之心不言自明,也纵然苹果有千般憋屈,但法律不会同情在付款前不看“房产证”的愚蠢。

  在国家商标局的网站上,任何人都能查到每枚特定商标的所有信息,从实际权利归属、权利有效情况,到商标申请日、初审公告日、注册公告日,获取这些信息只需寥寥数秒。对于苹果这样追求每1m m工业进步的公司,如果有两个商标“不干净”,似乎没有看不出来的道理。

  这场若败还有下一场

  苹果和唯冠这场上午9时开始的质证和辩论,直到下午近5时才结束,除去中间不到2个小时的休庭午餐时间,苹果唯冠纠纷案的二审持续了近6个小时。广东省高院没有当庭宣判,但通过“法耀岭南”微博全程直播庭审要点。这次庭审,成为近年来最火爆的一堂“知识产权网络公开课”。

  在不少法律人士和知识产权专家看来,苹果输掉这起合同官司几成定局,但天价罚款单还不会那么早落下。业内人士认为,在合同之诉有了定论后,苹果和唯冠将就“iPad”和“IPAD”是否构成《商标法》意义上的商标混淆发起下一轮侵权诉讼大战。

  “在全世界消费者心目中,IPAD商标已经与苹果公司绑定在一起,如果法院判决IPAD不归苹果公司所有的话,就会人为切断这种联系”,对于苹果律师在二审庭上“动之以情”演说,深圳市商标协会会长黄卫家认为不无道理,即便失去IPAD商标权,并不意味苹果之前使用iPad商标已造成了对方的巨额损失。

  一枚商标的价值依托于其背后的商品与服务,商标上标识、图案的近似并不一定构成商标法中会导致侵权发生的“近似”。根据最高法院最新出台的解释,在认定商标相同或者近似时有三条原则:(一)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;(二)既要进行商标的整体比对,又要进行商标主要部分的比对;(三)判断商标是否近似,应当考虑请求保护注册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。

  苹果律师在二审庭上说的“iPad”已深入人心,虽然对认定一起合同纠纷无多裨益,但若涉及到之后的侵权认定,苹果的优势还是显而易见。唯冠“IPAD”和苹果“iPad”会否造成公众混淆,将成为下一季双方大战的焦点所在。而苹果在二审中更换的金杜律师事务所,坐拥最高法院知识产权庭庭长蒋志培作顾问,也为这场战争增添了看点。

  “这种仅涉及商标转让合同纠纷的,属于商标领域里比较‘低等’的案件。”身为12年前帮唯冠递交IP A D商标注册申请书的代理人,黄卫家认为若唯冠方律师采取更高段位的策略———将IPA D商标以低价许可给其它公司的平板电脑使用、造成消费者混淆,现在与苹果叫板的砝码会更大。

  更“高级”的商标玩法

  在苹果和唯冠激战正酣之时,篮球巨星乔丹找上国内乔丹鞋业,起诉“乔丹”商标侵犯姓名权。而顶级奢侈品公司H erm es则在商标案中败诉,将“爱玛仕”这枚金字招牌送给了广东一家“手快”的民营企业。再翻阅以往的历史,现代汽车曾为“现代”二字向一名浙商支付了4000万元的对价,康佳电视则因为商标遭抢注失去不少海外市场。

  在一部分人正雄心勃勃地创立、发展“百年老字号”品牌时,另一部分人已将商标作为发家致富与打压报复的手段:注册竞争者在国内尚未注册的商标,可以最快地让其失去国内市场;瞄准对手的商品出口地在境外抢注,可以形成知识产权贸易壁垒;在公司筹备上市的前期,一纸商标权瑕疵的证明足以令对方的融资梦想一夜破灭。

  一个申请人花费1000元注册一个商标(若通过商标代理机构,花费大约在1600-2000元左右),手续顺利的话耗时一年多,最后可能大发一笔。这样一本万利的“好事”自然少不了投机者。2007年前,自然人凭借一张身份证便可去商标局申请注册商标,不少聪明的打工仔甚至将老板厂里未注册的商标进行注册,随后再进行倒卖、许可甚至勒索。为限制此类投机,商标局之后只得提高门槛,要求自然人注册商标时提交相关经营证明。

  在百度等网站搜索“商标买卖”、“商标转让”等字样,专事商标交易的网站多如牛毛。这些网站平台上发布着待售商标,也有买方的求购信息,从第1类到第45类商标一应俱全。网站的盈利还来自于买卖双方的中介提成,一般抽取成交额10%-20%不等。不少交易网站都配有自己淘宝网(微博)店,商标交易如同网购生活物品一样方便。

  在广州番禺祈福新村的一间三居室普通住宅内,通过百度竞价爬上相关搜索首页的“自主商标转让网”则坐落于此。客厅里一台旧电脑显示着w indow sxp大草地的经典桌面,右下角挂着业务Q Q。看中商标的网友通过Q Q留言,谈妥了就支付3成的定金。自签完合同到办理好公证,前后一个星期内就能搞定。相比商标注册程序的漫长,商标局办理商标转移也简单的多,大约6至8个月就能完成所有权利的转移。

  “我们不做设计,商标都很干净,完全没有人用过;我们也不做抢注,免得惹麻烦,没意思。”老板雷先生住在同个小区的另栋屋里,不去公证处的上午睡个懒觉,下午跟着一个师父打太极拳。在有灵感的晚上,雷先生自己做一些商标设计。

  在商标查询网站,登记在雷先生个人名下的商标有900余件,超过许多大公司拥有的商标总数。雷先生的客户从比亚迪(35.90,0.86,2.45%)到草根企业,还不乏一次买20个商标进行投资的个人。在电脑旁的沙发上,堆砌着50余本刚做完的公证书,这些买家还尚未结清尾款。1小时内,网站又接了3个咨询商标买卖的来电。

  “不管是图形还是文字资源,都是用一个少一个,特别是像这些英文字母,很简单一个道理,每年商标申请量都超过100万件,一模一样不行,近似也不行”,雷先生自信商标投资的趋势不会降温,买下商标的幸运儿或许就成为未来的唯冠,“你们这种有眼光的,还是不错的。”

  12年前埋下的“暗器”

  如果将时间轴往前拨12年,2000年1月10日,一份来自深圳的商标注册申请书,被一家商标代理机构递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东路8号。这是国家工商总局办公大楼所在地。国家商标局商标注册大厅位于这座斯大林式建筑的南侧,全国各地的商标都诞生于此。

  这份递来的商标申请书要注册的类别是第9类,表示未来它将用于计算机、计算机周边设备、显示器等电子设备。商标申请人是当时显示器领域的行业翘楚,唯冠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。商标图示显示着四个大写英文字母:IPA D。初审员核对了公司的营业执照和其它申请材料,发现申请文书格式正确、材料齐全,它便有了个商标申请号:1590557.

  在2001年4月,这枚字母商标通过实质审查。在国家商标局印发的第776号初审公告上,面向全社会公示。3个月后,由于无人就公告上的这一商标提出有效异议,唯冠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拿到了IPA D商标的《商标注册证书》。此刻,一年前拥有的商标申请号“1590557”,成了它的商标注册号,这也是“IPAD”在商标世界里的身份证。

  目前,国内商标注册累计申请量已近1000万,每年递送的商标申请超过100万件,并且还在逐年增多。如同对于2001年刚生产出第一代iPod音乐播放器的苹果而言,它是难以感觉到一枚投向未来的暗器此刻正在中国内地轻轻埋下。在商标局的档案库里,也潜伏着无数类似能让蚂蚁叫板大象的杠杆,它们只是在等待着适当的时机。南都记者张舟逸

关于我们 | 在线咨询 | 投诉建议 | 求贤若渴 | 合作机会 | 联系我们 | 法律声明 | 技术支持 |    粤ICP备09056467号-4   ↑Top
QQ在线咨询: QQ 58185165(售前咨询)   QQ 691791958(企业)   QQ 173476949(婚姻)   QQ 691792716(售后服务)   全天候免费法律咨询热线:40067-92580

法务通律师联盟服务网 All Rights Reserved.